欢迎来到贵州名翁酒业有限责任公司!
资讯热线:0851-33320488
地图导航

千年前,赤水河畔巴茅掩荫的高台上,オ十几户人家。一家富人,三间大瓦房,坐落在河畔的高处,特显眼;其余都是穷人,住的是茅草棚。这里雾大、湿气重,人们都有酿酒的习惯。可那时,不管富人也好,穷人也好,酿酒的技术都很平常。有一年的腊月,茅台村下了场大雪。雪花纷纷扬扬,瓢飘洒洒,从晚上下到天明,从早晨下到黄昏,还没有一点停住的意思。这时,在风雪中,只一个衣衫褴,蓬头赤足的女子,手里挂着一根木棍,从山上跌跌撞撞向茅台村走来。

她走到富人家门口,见几个帮工忙忙碌碌,正在酒房烤酒,便停住了脚步;“烤酒大哥,我周身发冷,要口酒喝,暖暖身子御御寒。”帮工们见她冷得像筛穅,牙齿磕牙齿的,忙停下手中活计,用怜悯的眼光注视着她。一个帮工顺手拿起个土碗,从缸里满满的舀了一碗酒,递到她面前:“快喝了走吧,等会主人就要来了。”说来也巧。姑娘刚接过碗,主人从房里出来了。他板起面孔,连忙奇过姑娘手中的土碗,就在此时,姑娘惊悚的打了一个喷嚏,鼻涕掉进了酒碗里。富人依然将酒倒进了酒缸,气势汹汹地说:“快给我滚,少在这里啰嗦!”她走到富人家门口,见几个帮工忙忙碌碌,正在酒房烤酒,便停住了脚步;“烤酒大哥,我周身发冷,要口酒喝,暖暖身子御御寒。”帮工们见她冷得像筛穅,牙齿磕牙齿的,忙停下手中活计,用怜悯的眼光注视着她。一个帮工顺手拿起个土碗,从缸里满满的舀了一碗酒,递到她面前:“快喝了走吧,等会主人就要来了。”说来也巧。姑娘刚接过碗,主人从房里出来了。他板起面孔,连忙奇过姑娘手中的土碗,就在此时,姑娘惊悚的打了一个喷嚏,鼻涕掉进了酒碗里。富人依然将酒倒进了酒缸,气势汹汹地说:“快给我滚,少在这里啰嗦!”

她沿着从山腰伸向河边的石坎路,径自向那片茅屋走去。在一间茅屋檐下,她停住了。屋里一个白胡子老头正在用篾条箍酒甄。姑娘便迎了上去:“老人家,行行好。”老头抬起头来,见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姑娘立在门口,怪可怜的,便说:“外面风雪大,快进屋里来!”姑娘走进屋里,老头将她带到火塘前,吩咐眼瞎老伴将火再生大一点,让姑娘在火边坐下,自己便进房间里,把剩下的一点酒倒出来,盛在碗里递给姑娘:“先喝口酒暖和暖和吧!”姑娘也不推辞,接过酒一饮而尽,连声赞叹:“好酒!好酒!”老头刷锅弄碗,打算热饭给她吃。姑娘站起身来,连忙制止,做出要走的样子。老头忙说:“天已经黑了,外面又冷,哪去?”站娘说:“没个家,走到哪里算哪里。”老头丢下手中的刷把,走上前来拉住姑娘的手说:“我们都是穷人,讲啥客气,恰好我阗女到她舅舅家去了,你就在她屋里住下吧!”说着,把姑娘带进自己女儿的房间里。白胡子老头坐在火塘边继续箍酒甄,鏠着箍着,不知不地倚着酒甄,迷迷沉沉进入了梦乡。他恍恍惚惚地看到一个仙女,头就五凤朝阳挂珠冠,身穿缕金盲蝶花绸祆,下着翡翠装饰百褶裙,脖子挂着赤金项链,肩披两条大红照带,袅袅婷婷,立于五彩酸光中。只见她手捧夜光杯,将杯里的琼浆玉液向着茅台村一倾,顿时出现了一条清清的溪流,从半山腰直泻而下,注入赤水河中。随即,老头的耳边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就用小溪的水酿酒吧。您的酒将会远近闻名!

白胡子老头一惊,睁开眼,已是天亮了。他忙进自己女儿房中,姑娘不见了,一切依旧。大门也关得好好的。老头二话不说,忙开大门ー看,只见东方朝霞万里,一轮红日冉冉升起。村边出现了一条清清的溪流。老头兴冲冲地拿起水飄,提着水桶,在小溪里舀了一桶,将这水用来酿酒。不几天,酒酿出来了。一品尝,色香味俱佳,真是绝色天香。老头把穷哥儿们都找来,你尝一口,我尝一口,大家连声赞叹:“好酒!好酒!”从此,白胡子老头就用这条溪流的水酿酒。

说来也怪,富人家酿的酒,质量越来越差,好像放了醋一样,坛坛都是酸溜溜的,不久变衰败下去了。

老头酿的酒,质量越来越好;清澈透明,芳香扑鼻,味醇回甜。白胡子老人也享誉四方,美名代代相传。他的子孙们继承和发扬老人的酿造技艺,铭记老人的善行美德并将“老人头像”作为酒的注册商标特命名为“名翁酒。”